因写信请求4000名船员下船隔离 美航母舰长被免职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一国大使作为国家派往驻在国的全权代表,享有崇高地位,也负有重要职责。《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规定了大使馆的五大职责,包括代表派遣国、保护本国公民、办理交涉、调研驻在国情况、促进本国与驻在国的友好关系。其中没有任何一个字明示或默示赋予大使破坏驻在国与第三国关系的职能。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他说,中国提供的信息不透明、不全面,导致美国误判形势。事实是,中国去年12月底接到可疑病例报告,今年1月初就向世卫组织正式通报,并于1月12日与世卫组织及世界各国分享新冠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此后,中国每天更新数据,通报病毒极易传染、非常狡猾和危害很大的特性以及中方对于诊疗方法的探索,还邀请国际专家赴中国实地考察。世卫组织对中方的迅速、公开、透明和负责任的做法多次表示赞赏。近日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也表示:“在1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我们就知道疫情会到来,中国疫情所传递出的信息非常清楚。”我们是应该相信这些专家的说法,还是应该相信胡克斯特拉大使的说法呢?

本文开头说胡克斯特拉大使对于诬蔑中国、破坏中荷关系乐此不疲,是有根据的。我们浏览了他今年以来发的推特,中伤或影射中国的多达十余条。这还不包括他在电视和报纸等媒体、社交活动等场合的言论,有的甚至以赤裸裸的语言对东道国内政指手画脚。人们只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究竟是由于他的个人水平和风格,还是由于遵循华盛顿的指示?

不仅特朗普没有受到疫情大暴发的伤害,在美国的“震中”纽约州,州长科莫凭借着天天开记者会,不断上CNN与他的胞弟“公私兼顾”地聊天,扯当年父母最喜欢他们俩当中的谁,同样支持率大幅上升。这位州长的实际履职表现要说糟透了,因为他没有让纽约的疫情得到任何缓解,但他居然被很多人捧为“英雄”。舆论已经预测他将是下届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有力竞争者,甚至有人鼓励他这次就杀出去,取代在疫情中几乎被边缘化的拜登。

他在文章中似乎想说,中国通报的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和致死率不真实,而且排除美国科学家的参与,导致美国早期忽视了这一病毒的严重性,而意大利、西班牙的数据才是真实的。他在这么说之前,为什么不去问问美国自己的科学家?美国许多医学杂志都有关于这个病毒的论文,而且我们还听说,不久前美国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方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3个月就向美国通报,因为那不符合事实。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三个月中国人民为了阻击疫情蔓延采取了多么严格的措施、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全世界都在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先生指出,正是由于中国采取了有力的干预措施,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数十万例感染。难道胡克斯特拉大使对这些真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4月4日,澎湃新闻从联合国驻华系统工作人员处获悉,当日,北京联合国大楼下半旗。

我们知道现在美国的疫情很严重,已经成为世界上确认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我们对此表示关心,真诚希望美国疫情早日得到控制,这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驻荷兰大使难道不也应该集中精力推动和参与抗疫国际合作吗?难道挖空心思编造一些污蔑中国的谎言就能够让美国人民摆脱病毒扩散的威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