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万只日本捐赠的医用口罩运抵沈阳
来源:8万只日本捐赠的医用口罩运抵沈阳发稿时间:2020-03-29 08:51:23


2月13日,一辆车驶来,下来的第一个病人就是阿念。年轻的阿念,活波可爱,左看看,右看看,蹦蹦跳跳,问这问那,办完手续进舱的时候,她还帮着旁边的阿姨,提着又大又重的行李袋。她的勇敢、乐观、自信、开朗,彻底打破了方舱沉闷的氛围。

2月13日,阿念初进武汉客厅方舱。年轻活泼的她打破了方舱的沉闷,让张银银和杨慧看到了希望,三人合影一张,并约定阿念康复出院时,再次聚首、合影。

同屋的病友告诉阿念,她来了之后,老人晚上终于变得安静了。

3月28日,网传湖北十堰市国药东风总医院因疫情期间效益不好,没有给一线医务人员发放补贴一事引发社会关注。

结果,除了阿念,全家人都是阴性。阿念属于轻症,进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外婆虽然核酸显示阴性,但临床诊断症状较重,被送往火神山医院。

1月19日,阿念从北京回到武汉。为了早点回家,她特意改签了火车票,结果到武汉第二天,新冠病毒“人传人”的信息传出,在街道办工作的母亲和她先后发烧、腹泻、呕吐。母亲反复查询,没发现有疑似或确诊病例和女儿同乘一趟车。阿念线上问诊的结果也只是普通感冒加急性肠胃炎。

克林格农教授分析,美国一月中旬就应该有病毒传播,但美国检测病例数偏低,因此造成了对美国疫情的误判。此外,二月发生在华盛顿疗养院里的多起死亡病例,说明美国当时已经存在广泛的社区传播。此前,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接受悉尼一家电台采访时承认:澳大利亚是输入性新冠肺炎受害者,大部分感染病例都是由美国造成的。

来到火神山医院之后,阿念看到医护人员日夜忙碌总想做点什么。她向护士要来针线和布料,和两位病友花了两天时间为医护人员制作了几个小挎包。

阿念说对医护人员说:“老是看你们因为忙忘记把手机、对讲机带走,所以我们三个人给大家做了几个包。你们上班的时候背着,这样就不会落东西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感染病专家克林格农日前表示,在美国政府公布疫情之前,新冠病毒有可能已经在美国传播了六周。因此,澳大利亚政府的失误在于,没有提前对美国关闭边境,并将回国居民强行隔离14天。

原来,在方舱医院,阿念接到妈妈的电话:“你问一下可不可以转院去火神山,你外婆很痛苦,她不想治疗。”